当前位置:天子国际 > 天子国际网站 >

莫里森新作《慈悲》所要表达的主要思想是什么

莫里森新作《慈悲》所要表达的主要思想是什么

分类: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展开全部《慈悲》从16岁的黑人女孩弗洛伦斯的视角剖析了17世纪的北美大陆一个白人农场主庄园的故事。男主人公雅各布·瓦尔格是个来到北美继承遗产的孤儿,他先后买下了在天花瘟疫中幸存下来的印第安土著莉娜,娶了来自英国的新娘翠贝卡,接受了无人要的混血女奴索柔,最后又同意接纳了作为抵账的当时只有七八岁的黑奴女孩弗洛伦斯,其中弗洛伦斯的身世尤其让人唏嘘不已。莫里森在《慈悲》中继续运用她一贯的创作手法:先讲事件的结果,“然后层层剥茧,将真相慢慢披露”。小说中多个人物的“声音”聚焦人物和事件,从不同的视角,多层次地把故事中的人物、行为、背景、事件呈现在读者面前,使读者充分参与进来,在悬念中思考,在最后揭开谜底的时候获得顿悟。《慈悲》围绕着一个悬念展开:女奴为什么要请求来主人家中讨债的陌生人带走仅仅七八岁的女儿?这种不合常理、有悖人伦的行为让人百思不得其解。这个情节在书中从经历该事件的不同人物的视角反复出现。

  “我在看,我的母亲在.听。她的男孩在她的胯上。主人付不清他欠先生的所有钱,先生说,他把女人和这个女孩带走,不要这个男耍,债就清了。阿闵玛恳请说不行。她的小男婴还在吃奶。带走我女儿,她说,我的女儿。我。我。先生同意了,更改了欠款的数目。”

  这是十六七岁的她在回忆当时的情景,因为是亲身经历,所以从小女孩的视角来看,一切都是那么刻骨铭心,难以释怀。母亲在选择放弃哪个孩子的时候选择放弃了她,那两个单字句“我。我。”包含的意义是无比丰富的,它道出了弗洛伦斯内心深处的无比震惊,表达出她被母亲选择放弃的痛苦,从此被母亲抛弃的惨痛一直隐藏在她的内心,折磨着她。书中她重复最多的情景,就是她脑海中挥之不去的阿闵玛牵住弟弟的手却放弃自己的一幕。

  第二个讲述该情节的是雅各布。雅各布从道德上反感蓄奴制,他的农场上有几个奴隶,不过他把他们看成是他和他妻子的帮手而不是财产。所以当欠钱的奴隶主提出要用奴隶抵债的时候,他的心理异常的反感。但是出乎意料的是,那个女奴却举步向前,低声但很恳切地对雅各布请求说:“求你,先生。别要我。带走她。我的女儿。”他被那位母亲眼中的恐惧给镇住了,这位黑人母亲不同寻常的要求让雅各布深为震惊,他暗想这是“世界上最悲惨的生意!”看他拒绝,母亲“突然跪下,双目紧闭”。雅各布最后同意接受弗洛伦斯的原意是:她和刚死去的女儿同岁,他希望妻子翠贝卡能够从弗洛伦斯身上获得慰藉。其实,更深层的原因是:他自己曾是个孤儿,他从内心深处没有办法拒绝“没有归宿,没人要的孩子”。雅各布是个温情的奴隶主,从他的叙述中不难看出,无论他选择带走母亲还是女儿,都注定会骨肉分离,所以这是桩“悲惨的买卖”。对同一事情,弗洛伦斯和雅各布都很疑惑,为什么母亲要放弃女儿?当然这也是由始至终让读者困惑的问题。

  谜底在书中的最后一章终于揭晓了,这时候,弗洛伦斯母亲的声音出现了,母亲的解释说出了她当年选择的深层原因。她从非洲被贩卖到美洲,被转卖被,饱受白人的蹂躏,“我不知道谁是你的父亲,太黑了谁是谁都看不清……在这个地方作为女性就像是敞开的创口,没有办法愈合。即使是疤结痂了,脓血还在下头。”女儿过早开始发育的胸部引起了主人的注意,女儿又爱美,要穿“放浪女人的鞋子”,母亲为此忧心不已,担心女儿继续留在这个地方会重蹈自己的覆辙。母亲自己经历过为奴隶,尤其是女奴的无尽的悲惨折磨,也亲眼目睹了其他黑人男女的悲惨遭遇。她和塞丝一样想要保护自己的女儿。母亲之所以恳请雅各布带走自己的女儿,是为了让女儿逃脱被奴役和性牺牲品的命运。因为她从这个前来讨债的白人身上看到他对奴隶主的反感,觉得雅各布看人的样子表明“他心里没有兽性”,她相信在后者的农场里即使“没有保护,但会有所不同”。与忍受女儿被雅各布带走的分离之痛相比较而言,看着女儿在自己身边被毁灭比前者的心理伤害更沉痛。由此,奴隶制下的黑人女性的母爱的伟大与无奈被彰显得淋漓尽致。

文章标签: 天子国际 ,莫里森

上一篇:亚当·莫里森的大学生涯

下一篇:亚当·莫里森的莫里森与乔丹